會客筆記:瞴咱ㄟ代誌? (楊小紅)

瞴咱ㄟ代誌? 

楊小紅

我們有個小團體叫做「鄭性澤愛堅強」,是廢死聯盟的欣怡召集一群住在台中,或者和台中有地緣關係的人,有空的話可以去台中看守所看看廢死聯盟第n號冤案的鄭性澤,他的案子目前主要是由冤獄平反協會的羅秉成和邱顯智等義務律師協助救援。

平日的我在北部上班,會受到青睞,是因為老家在台中。受到點召後,一直沒機會去看看鄭性澤,就在今年雙十節的隔天,休了一天假回老家時,終於可以去看他,而且不用像平日的律師接見,必須扛着一捆捆厚厚的卷證資料,也不用準備一堆可能的開庭、書狀問題,嚴肅、認真地與鄭性澤討論案情,只是單純的親友接見,想起來還挺新鮮、美好的。不過,左思右想不知道該送他什麼,剛好同事借我一本宅女小紅的新書,想與他分享,但又怕「太那個」不適當,當然也怕被監所擋下來,後來想起十三姨KTV在台中,那他應該是台中人吧?可以送他一本介紹台中景點的書,在監獄待了十多年,一定很想知道故鄉的狀況,現在台中市可是有草悟道、勤美術館、逢甲夜市、還有秋紅谷和七期豪宅,如果有一天鄭性澤出獄了,總不能迷路,要跟上時代;萬一一時不能出獄,也可以透過書本,知道外面的世界啊。想一想覺得自己真是冰雪聰明,立馬買下書。(ps:後來邱顯智莉絲在FB告訴我,鄭性澤其實是苗栗苑裡人。)

回到家裡,跟阿母說我明天要去台中看守所看一名死刑犯。
阿母問我「為什麼?你是他律師嗎?」
「不是,我是幫廢死聯盟的人去看他。」我說,
「那他犯了什麼案子?」阿母問,
「他和大哥在KTV時,大哥開槍和警察開槍火拼,大哥死了,一個警察也死了,大家就說他也有開槍。」我說,
「那他一定有開槍,他是小弟,一定會保護大哥啊。」阿母說,
「啊唷,你要看證據,不能這樣推論啦」我說,
「他一定有。」阿母堅持,「那個廢死幹嘛幫壞人?」
「你不能這樣講,要看證據啊,江國慶被平反前,你是不是也覺得他有罪,就是因為你不看證據啊。」
我忍不住了,但是我阿母還是堅持「那不一樣,他有做。」,我心想阿母小時候家貧欠栽培,不然現在應該不只是我個人的父母官。

不過,第二天一早,阿母還是載我到附近的傳統市場去買鵝肉和水果,買鵝肉時,遇到第一個問題是要去骨嗎?我只知道同事說過送進監所的肉要切成薄片,但沒說要不要去骨,算了,先這樣。買水果時,我只記得同事說橘子要剝皮,因為監所怕人塞危禁物在內,那麼蘋果勒?一整顆的蘋果,因該沒得塞吧,好,那就買四顆又大又紅的蘋果吧,老闆還特別聲明咬的時候會「ㄎㄠˊ」一聲。

1 comments:

十三姨KTV殺人事件(邱顯智)

十三姨KTV殺人事件

張娟芬「十三姨KTV殺人事件」
文 / 邱顯智
周日早上整理書桌,翻開十三姨KTV殺人事件這本書,就看到張娟芬的題字。
8月14日在台北跟她見面,獲贈此書之後,她就飄去英國讀博士了。這本書是關於死刑犯鄭性澤的故事。
張娟芬是發現此案有嚴重瑕疵的人,然後她找了蘇案的羅秉成律師來幫忙,然後我們在羅律師的帶領下加入這個救援團隊,兩年多來無數次的開會、聲請非常上訴、再審、駁回、聲請大法官解釋….然後張娟芬寫下了這本書。
就像蘇建和案一樣,單靠律師團的努力,是無法推開再審的大門的,鄭性澤案迫切需要的,是累積足夠的社會關注與壓力。只有社會大眾的關注,才能讓鄭性澤回家。
所以,如果你也覺得一個無辜的生命,不應該這樣莫名奇妙的被國家剝奪;你也希望鄭媽媽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鄭性澤回家,那麼推薦你看一下這本書,可以了解這案件的來龍去脈,為什麼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認為鄭性澤是冤枉的。
如果你也被這本真誠的書所觸動,更可以到台中看守所接見鄭性澤,讓已經監禁超過十一年的他知道外界對他的關心,給他勇氣與信心可以在死亡的威脅與煎熬下繼續走下去。
最後,還是要感謝張娟芬,能夠用這樣的文字,寫下這麼動人的故事,紀錄了這個充滿血淚的”艱苦人的痛”。她一定是我們這個時代,台灣最寶貴的資產之一。
邱顯智拍下張娟芬在「十三姨KTV殺人事件」扉頁的題字,恰巧留下持手機拍攝時類似「OK」的手勢陰影。

更多相關資訊,請參考PNN所製作的slideshow


0 comments: